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鴿趣

來源:北京晚報

時間:2019-11-13

于非闇《牡丹雙鴿》,1959年作

視覺中國供圖

  蔚藍色天空中盤旋的鴿群,永遠是北京城上空的一抹亮色;悠揚的鴿哨聲,總是壓倒嘈雜眾聲中的天籟之音。

  一 明代皇城里鴿子多

  有史料可證:明朝,北京皇城里飼養著大量的鴿子。據《春明夢余錄》記載:“十庫西曰鴿子房。”《日下舊聞考》也有相關記載:“鴿子房有二圣廟,即內府鴿子房土地祠。”可見鴿子房占地不小,那么也一定有許多鴿子。

  怎見得明朝皇宮里的鴿子多呢?據明孝宗實錄記載,弘治十五年五月,禮部奏光祿寺費用浩繁開支太大,應該有所削減:“凡鳥獸之無益于用而有費于財者,乞或殺或縱,無奪民食。其有不可縱殺者,亦宜減其料食之半。”于是弘治皇帝責令光祿寺卿王珩,查報西華門等處各色牲口禽鳥及支用料食之數。查報結果,乾明門養的虎、南海子養的貓、御馬監養的猴、西華門的鷹犬,飼料被減半,西華門的大鴿,則被放飛了不少。《明史·孝宗本紀》:“弘治十五年九月,放減內府所畜鳥獸。”

  史書上稱明孝宗是個“恭儉有制、親政愛民”的皇帝,所以能有此舉。但是之后的記載表明,明朝的皇宮里仍然飼養著不少鴿子,而且是“善鴿”。據清人王朝所著《甲申朝事小紀》中記載:禁中“翊坤宮有放鴿臺。每飼善鴿。當風日晴朗,領以一二帶鈴者,縱之群飛,盤空而上,鈴聲直逼云霄。”所謂鈴聲,當是哨聲。也就是說,悠揚的鴿哨聲,明代就已經響徹北京的上空了。宮中既然可以有“善鴿”——品質好的鴿子,民間總可以有一般的鴿子吧;弘治年間放走的鴿子呢,會不會飛入尋常百姓家?

  二 宋元詩句中的“飛奴”

  在《鐵云藏龜》的自序里,劉鶚寫出了人們喂養的家鴿,是由野鴿子馴化而來的。家鴿品種極多,按用途可分為傳書、玩賞、肉用三大類。用于傳書的鴿子稱為信鴿,飛翔速度每小時可達70公里。利用其準確可靠的歸巢性,可以用來傳遞書信。肉用鴿體大,肉質鮮美,每只可重達1.5公斤。玩賞鴿具有奇異的外形或者是獨特的飛翔能力。過去北京人喂養的鴿子以最后一種——玩賞鴿為多,每天讓鴿群在天空盤旋翱翔,內行人稱之為“飛盤”。

  中國人馴化鴿子、喂養鴿子、讓鴿子傳書的歷史,比較久遠。早在唐朝,鴿子已經因為能送信而有了“飛奴”的雅號了。王仁裕《開元天寶遺事·傳書鴿》中說:“張九齡少年時,家養群鴿,每與親知書信往來,只以書系鴿足上,依所教之處飛往投之,九齡目之為飛奴。”

  張九齡(678年至740年),韶州曲江(今廣東省韶關市)人,世稱“張曲江”或“文獻公”,唐朝開元年間名相、詩人,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就是張九齡的詩句。自張九齡之后,“飛奴”一詞便頻頻出現在宋元詩人的詩句里。宋李彌遠《山居寄友人》詩:“不遣飛奴頻過我,欲將懷抱向誰開?”元人薩都剌有吟鴿詩,題目就是《飛奴》。

  元朝人寫的《輟耕錄》卷二十四《鵓鴿傳書》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:

  山東曲阜的顏清甫,是孔子高足顏回的四十八代孫。在他生病的時候,他的小兒子用彈弓打下了一只鴿子,拿回家準備給父親燒著吃。在鴿子的羽毛之間發現有一信封,上面寫著“家書付男郭禹開拆”。郭禹,是曲阜縣尹郭仲賢。這封信是郭禹的父親從河北真定(今河北正定)寄來的。而這時候,郭仲賢改任遠平縣尹、已經離開曲阜了,鴿子找不到郭禹正在盤桓尋覓,不料被人打死了。

  顏清甫一見這封信,責怪了他小兒子一番,把鴿子用木匣裝了,待到病體稍愈,便直接去找郭仲賢,把書信和鴿子交給了他。仲賢傷心地說:“這只鴿子已經養了十七年了。凡有家書,雖隔數千里也能送到。真是一只不尋常的鴿子。”于是讓底下人把鴿子埋葬了。

  郭仲賢認為顏清甫是長厚君子,留他住了好幾天。后來郭仲賢升任霍州知州,請顏清甫來編寫州史。

  從這個故事看,我國一直有人用鴿子傳書。

  三 400年前的鴿子專著

  寫成于清朝初年的《聊齋志異》中有篇《鴿異》,開頭就說:鴿子的種類特別多,山西有“坤星”,山東有“鶴秀”,貴州有“腋蝶”,梁州(陜西)有“翻跳”,越州(浙江)有“諸尖”——“皆異種也”。此外還有“靴頭”“點子”“大白”“黑石”之類,名不可屈以指。呂湛恩注釋說,這些鴿子的名稱引自《鴿經》。

  《鴿經》,是我國目前為止已知的最早的一部關于鴿子的專著。全書共分六部分:論鴿、花色、飛放、翻跳、典故、賦詩,共一萬余字。成書時間在1604年至1614年。蒲松齡的《鴿異》中說到的養鴿經驗及方法,多來自此書:養鴿如保嬰兒,“冷則療以粉草,熱則投以鹽顆”;鴿子愛睡覺,睡太過,會得麻痹癥而死。養鴿人花了十吊錢,在廣陵買回一只被稱作“夜游”的鴿子。這種鴿子“善走,置地上,盤旋無已時”。“夜置群中,使驚諸鴿”,可以預防鴿群麻痹癥——這不就是所謂“鯰魚效應”嘛!這些來自《鴿經》的材料說明,早在明末,中國人喂養鴿子已經遍及全國,而且對鴿子的飼養已經很有經驗了。

  《鴿經》的作者張萬鐘(1592年至1644年),字扣之,山東鄒平人,其父張延登官至明朝工部尚書。《聊齋志異·鴿異》這篇故事中的主人公張幼量公子也是鄒平人,大概是張萬鐘的后人吧。

  南宋的臨安城皇宮里,畜養著大量的鴿子,純是為觀賞的。有宋朝人的諷刺詩為證:“萬鴿飛翔繞帝都,朝昏收放費功夫。何如養取云邊雁,沙漠能傳二圣書。”養這么多鴿子有什么用?每天還得放飛,不如養大雁,讓它們給在沙漠當俘虜的徽欽捎信呢!這首詩通過對皇宮里“萬鴿飛翔”的議論,發泄了對南宋皇帝忘卻靖康之恥、不顧徽欽二帝而貪圖安逸享樂的不滿。其實作者未必不知道鴿子也能傳書。

  四 鴿哨在天空中回蕩

  “北方的晴天/遼闊的一片/我愛它的顏色/比海水更藍/多么想飛翔/在高空回旋/發出醉人的呼嘯/聲音越傳越遠……要是有人能領會/這悠揚的旋律/他將更愛這藍色——北方的晴天。”這是當代詩人艾青筆下的《鴿哨》。

  “巷南敲板報殘更,街北彈絲行誦經。已被兩人驚魂夢,誰家風鴿斗鳴鈴?”這是宋朝詩人范成大筆下的鴿哨。

  鴿哨,即是鴿子身上佩戴的哨子。當鴿子在天空中盤旋時,氣流會將鴿哨奏響,讓悠揚的哨聲在天空中回蕩,仿佛在呼喚著地上人們仰頭觀望:看哪,我們的鴿群飛得多棒!

  鴿哨,在中國也有悠久的歷史了。

  對鴿哨的種類及其構造有深入研究的王世襄先生,在他的《錦灰堆·鴿哨》中講了一個故事:北宋慶歷年間,北宋軍隊征西夏。行軍途中,在道旁發現幾個銀色泥盒,里面有東西跳動的聲音,士兵不敢開。一個叫任福的軍官下令打開了盒子,盒子里面原來裝的是鴿子——“懸哨家鴿百余”。上百只鴿子一下飛了出來,在宋軍頭頂上盤旋,鴿哨聲遠播。夏兵于是得到信息,立刻從四面圍了上來,“福力戰軍歿”。

  范成大是南宋人。有文字記載,南宋時的杭州市上已有鴿哨出售,說明已經有人專門從事鴿哨的制作了。及至清朝,鴿哨的制作更加精巧,聲音更加悠揚悅耳。傳至后世的鴿哨精品,刻有“惠”字、“永”字、“興”字、“鳴”字,制作者都是生活在嘉慶、道光時的旗人。

  五 “與白鴿們一同去盤旋!”

  “街心中汽車電車疾馳,地上來往著人馬,天上飛著白鴿。整個的老城處處動中有靜,亂得痛快。一片聲音,萬種生活,都覆在清爽的藍天下面……祥子的心要跳出來,一直飛到空中去,與白鴿們一同去盤旋!”這是老舍在《駱駝祥子》一書中的描寫。北京人,無論貧富,都喜愛天上飛著的白鴿。

  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喜歡鴿子。在《梅蘭芳舞臺生活四十年》里,專有《養鴿》一章。在這一章里,梅蘭芳說他幼年時眼睛無神,眼珠轉動不靈活,親戚朋友擔心會因此影響他的藝術前途。他自己也非常發愁。十七歲的時候,他偶然養了幾對鴿子。最初只是為好玩,后來漸漸發生興趣,一養就是十年。他每天放飛鴿子,“眼睛老隨著鴿子望,愈望愈遠,仿佛要望到天的盡頭、云層的上面去,而且不是一天,天天這樣做,才把這對眼睛不知不覺地治過來的。”梅蘭芳之所以成為表演大師,不能說沒有鴿子的功勞。

  著名畫家于非闇(1889年至1959年)養鴿子三十年,“得百數十頭,皆名種”。于非闇是畫工筆花鳥的,他喂養鴿子除了喜歡之外,跟他的藝術創作不無關聯。他的繪畫作品中,不少題材都與鴿子有關:《直上青霄》畫的是兩只展翅的鴿子,白羽黑頸,飛翔在白云之上;《祥云瑞鴿》寫五只飛翔的瑞鴿,五只鴿子姿態各異,羽毛顏色極盡變化之妙。還有數幅以《牡丹雙鴿》為題的作品,牡丹花下,雙鴿或離或臥,神態安詳。這不能不得益于他對鴿子的喜愛和近距離細致的觀察。

  鴿子養得多、鴿群飛得好,那也是養鴿人的驕傲。于是,養鴿子也能生出事來:故意讓自己的鴿群與別人的鴿群在空中搏斗——那叫“撞盤”,然后把對方的鴿子俘虜回來,這是一樂。一旦對方鴿主找上門來討要,這就不是鴿子和鴿子的事了。所以在早先,鴿子又被稱為“氣蟲”——惹氣之蟲。不是鴿子氣人,而是養鴿子的和養鴿子的置氣。老舍的話劇《茶館》第一幕中,就有這么個情節:“今天又有一起打群架的,據說是為了一只家鴿”——“張宅的鴿子飛到李宅去,李宅不肯交還”,于是,“惹起非用武力解決不可的糾紛。假若真打起來,非出人命不可……”

  民國以后,旗人失去了鐵桿莊稼。鴿子成為一些落魄旗人的飯轍。他們會把訓練好的鴿子拿到市上去賣,人家買回去之后,那鴿子會自己飛回鴿販子家,興許還能帶回幾只來。之后,鴿販子還可故伎重演,再去賣鴿子。還有更低劣的:把俘獲別人的鴿子拿到市上去賣,這類鴿子大多已經受傷,不能再飛了。還有訓練鴿子偷糧食的。據說早年有官倉的時候,一些住在官倉附近的地痞,專門訓練讓鴿子飛到官倉去吃好米。鴿子吃飽了飛回主人處,會把米再吐出來。這樣“盜米”一天要飛數次。

  在特定的年代里,養鴿子往往被視為不務正業。蘇叔陽編劇、王好為導演的影片《夕照街》中,陳佩斯飾演的二子就愛養鴿子,“人設”是一個被批評和轉化的形象。

  隨著北京城的變遷,居民區中不再適合養鴿子了。如今,養鴿子有組織了。國慶盛典上飛翔的鴿子,主人都是信鴿協會的會員。(宗春啟)

原文鏈接:http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11/07/content_12427564.htm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新疆25选7图表 福建时时彩 QQ中怎么赚钱 青海快三 加入萃青真的能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 有没有跟钱咖类似差不多的赚钱软件 七乐彩 有赞微商赚钱么 11选5 理发的好赚钱 新浪体育招聘 百家号与头条号哪个容易赚钱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澳洲幸运8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1.6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